4月20日,財政部與PDIS小組於財政部資訊中心召開「超額徵收之稅款-歸還於民」一案之協作會議。

此案由Jenny Wang於2018年2月4日提案後,於2月25日達到5000人門檻,經過開放政府聯絡人月會之投票後,由財政部與PDIS小組一起舉辦。

提案人在提案中建議財政部應該修法,將超額徵收的總稅收平均分配給納稅人,或是抵扣下一年度的應繳稅款。她認為這樣的提案可以刺激消費,並促進經濟發展。不過,財政部並不認為這樣的說法合理。

協作會議 與會者不熟悉

在當天會議一開始,與會的吳景欽老師就不斷提出程序議題,他認為此次的會議並未預先於一個星期左右提出資料,讓他有「突襲」的感覺;會議現場雖然有心智圖,但他認為心智圖很難看懂,應該提供文書資料以預先閱讀。在人數方面,他認為現場的官員比民眾多,「看起來不是要來聆聽民意的」,擔憂「民眾會沒有發言權」,因此多次提出抗議。

主持團隊雖然有說明,與會者的選擇並不是以人數作為選擇,而是希望與會者能盡量呈現多元意見,因此有一些人數上的限制。不過,吳景欽老師並未接受,仍多次認為程序上有問題。

財政部解釋,預算數僅是預估值

由於此次會議提案人並未到場,因此依照慣例,由財政部先行說明。財政部指出,我國的財政運作是在年初先預估國家支出的「歲出」,以及今年度可能收到的「歲入」。但是這只是預估值,年底在計算實際數值時可能與預估有落差。若是實際歲入小於預估歲入就稱為「短徵」,實際歲入若是大於預估歲入則稱為「超徵」,但超徵、短徵均與歲出無關,也就是說,就算歲入上有超徵,歲出也可能遠高於實際的歲入,導致國家財政仍為赤字。

財政部以投影片說明財稅基本知識

財政部指出,當年度債務舉借的數目會依歲入及歲出執行的狀況而定,由於過去數年均有超徵,因此政府債務上升的速度已經持續減緩。也就是說,由於近年來實際歲出均高於實際歲入,因此超徵了多少錢,當年度就會少借貸一些金額。陳國樑老師則在後續的說明中補充,如果民眾希望這些金額退稅於民,那麼政府就得額外借貸,恐怕會出現「代際掠奪」的狀況,也就是從後代子孫口袋拿錢出來退稅。

財政部說明政府仍有公共負債

對於提案人認為「超徵應該退稅於民」的說法,財政部解釋,大部分能夠還利於民的國家,財政狀況都相當良好,歲入大於歲出而有財政盈餘,因此可以退稅。就算還利於民或退稅以振興經濟,也得在隔年的預算中編列,經過立法院審核,才能真的退稅;況且,目前超徵的狀況各個稅目均不同,如消費稅若是超徵,也很難知道要退給誰。

近四年度各稅目短徵情形

而提案人文案中提到的「超徵紅包」,財政部解釋,依據財政收支劃分法,國稅的稅收有一定比例屬於地方政府。因此,在計入中央政府的歲入之前,這些稅收就已經有固定比例分給地方政府。只是年初、年中的分配依照預估的數值分配,到年末時,由於已經有稅收的決算數值,因此會依照稅收的決算數進行分配。若是該年度有超徵,分配的金額也會較高,媒體會稱為「超徵紅包」,但事實上這些數值都是依照法律來做的既定分配,分配之後的稅收金額才會計入中央政府的歲入。

陳國樑老師在後續的報告中指出,超徵的原因有很多,很可能財政部為了比較好達標而短估了一些數值,他建議未來財政部不要再使用「超徵」這個詞彙,以免造成民眾誤會。他建議財政部未來應該持續檢討短估的原因,或是改用區間的方式來預測當年度的歲入。

陳國樑老師說明超徵的本質

不過,財政部的發言似乎並未讓與會的附議人了解。雖然與會者均同意超徵的定義與財政部相同,在財政部報告後,附議人仍持續質疑財政部連年超徵是違法以及無效率的表現,質疑超徵的金額可能在立法院沒有確實審查的狀況下被違法使用。經過主持團隊的收斂,稍微釐清了附議人的看法。

附議人認為,超徵起因為財政部違法課稅

附議人認為,財政部連年的超徵是違法以及無效率的表現,進一步他們質疑,超徵可能是因為財政部以稅務獎勵金鼓勵課稅員違法課稅,這些違法課稅導致有些人家破人亡,有些產業因此出走。他們認為超徵的金額被違法的拿來發放稅務獎勵金,質疑有些稅務獎勵金可能成為不法所得。提案人認為,台灣連年的經濟已經很不景氣了,應該拿這些超徵的錢發還給民眾,透過這個方式刺激內需,促進經濟發展。

提案方說明超徵退稅之倡議緣由

財政部則回應,所有的課稅都是依法課稅,若是發生違法課稅的狀況,政府有救濟管道可以使用,也可以到行政法院打官司由法官來裁定;稅務獎勵金的部份則在之前的提案中已經回應過,今天希望能聚焦超徵的相關討論。至於促進經濟發展,根據陳國樑老師的報告,若是要促進經濟發展,擴大公共支出可能比退還給民眾更有效益。

雙方隔空交火多次,協作會議也難以進入下午的小組討論,在時間有限下,只能先整理雙方論點,提供後續參考。在會議的最後,唐鳳政委辦公室的賴致翔說明,此次協作會議的結果將會由政委在政務會議中向院長與相關部會首長參考,作為後續政策規劃的參考。

會議無共識,與會者仍堅持原先看法

雖然此次會議有多次雙方交火,但與會的附議者仍認為這次會議有比較多說明與聚焦,也感謝主持團隊彙整了他們的觀點。他們認為,財政部的官員能來參與會議是誠意的展現,但也許背後有更大的陰謀蒙蔽了這些與會的官員。

附議者認為,由於之前剛好中選會表示超徵退稅的公投案需要召開公聽會釐清議題,可能有與會的人混淆了公聽會與這次的協作會議。附議者們認為,財政部的說明他們仍聽不懂,仍希望財政紀律的部份能有改善,亦希望能透過退稅的方式,讓台灣的經濟能再次成長。